22岁植保飞手:每天田野奔跑,驾驶无人机保护农民的梦

来源:上游新闻 | 2020-08-13 12:34 | 作者: 张旭

     驾驶飞机,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很酷的梦想。

  22岁的刘天杰就实现了这个梦想,不过不是客机或战斗机,而是无人机。自去年从重庆航天职业技术学院无人机应用专业毕业后,刘天杰便一直在重庆芸中鹰航空科技有限公司上班。

  刘天杰的工作,主要是利用无人机进行植保(喷洒农药、肥料)、巡逻、测绘等,每年最热的七八月份,是他们最忙碌的季节,奔跑于田间地头。他说,田野里奔跑,总能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最高兴的是,他驾驶的无人机,保护了很多农民的梦想。

微信图片_20200813123256.jpg

  酷:划过农田的天际线

  8月11日,重庆市巴南区丰盛镇,艳阳高照,炎热的天气也没挡住附近村民的热情,他们纷纷来到田野上,围观无人机喷洒作业。

  “看!有飞机!”“好高级哟,洒药、施肥,飞一转就完成了……”“哎哟,恁个高级个大家伙,好想抱一个回家。”人群在欢呼雀跃的同时,也发出一阵阵“窃窃私语”,引发波浪般的欢笑。

  正在作业的刘天杰已经习惯这样的“大惊小怪”,穿着防暑装(帽子、“手基尼”)他,穿梭于田野间,眼睛始终望着自己的无人机,全神贯注,显得有些酷。对于这种酷酷的感觉,他的诠释是“我们是靠肉眼观测,必须保证飞机在自己的视距范围内,避开障碍物”。

  农田植保,主要是喷洒农药和叶面肥,使用的是多旋翼无人机,多个螺旋桨在空中形成“小旋风”,划过农田的天际线,喷出一阵阵“烟雾”(其实是药和肥),看上去,给人一种清凉的感觉。

  事实上,操作无人机的人却没有如此清凉。

  无人机驾驶员需要一个“助手”,作业时一行两人,一人负责驾驶操作,一人负责观察辅助,“有点像狙击手和观察手的关系。”操作遥控、奔跑着跟在飞机后面、换电池、喷洒完后换药(肥)……忙得不亦乐乎。

  不一会儿,两人的衣服已湿透,他们的帽子也很特别,脸颊边有两个“扇子”,防晒的同时可以起到扇风、擦汗等作用。刘天杰的“驾机”经验已有两个夏天,对于防暑的经验,他有很多:“‘手基尼’这些是必备的,要穿胶鞋、长裤,既不会滑倒,也不容易被刺伤。”

  刘天杰向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展示了自己这个夏天的“战果”,被晒得“泾渭分明”的手臂,“公司驻巴南区有近10个无人机驾驶员,我是最黑的。进来工作以前,还是一个白白的‘小鲜肉’,室外作业,自然而然……”

微信图片_20200813123305.jpg

  忙:在最热七八月最忙

  夏天,是作物疯长的季节,加上森林防火、禁渔期、汛期等因素,对于无人机驾驶员来说,无论是农作物植保、巡逻(防火、防汛、打击非法捕捞排污),都是业务最忙的时候。每年的七八月份,重庆最热的时候,也是他们最忙的时候。

  忙到哪种程度?每天都要野外作业不说,有时候还需要从外地借调飞机和驾驶员来帮忙,农时紧,不等人,晚了,过了施肥或打药的时机,工作就没有任何意义,而还会耽误农人们的农事。

  为了尽量避开中午最热的时候,刘天杰和小伙伴们会尽量早起床,自己开车,带上足够的电池,自己开车,载上向导和药物肥料(可以由无人机公司提供,也可以由雇主提供),来到地里开始作业。

  鉴于重庆多山的地形,他们采用的是轻型多旋翼无人机,机身有十多斤重(不含电池),外加一组(2块)电池有8斤,再加上喷洒的(农药或叶面肥)18斤,整体重量约40斤的大家伙,低空作业。

  一车通常带10组电池,地形开阔、视距好的时候,一个上午就可以耗光。趁着中午12点到2点天气热的时候充电,两个小时速充,就可以让耗光的电池充满电。下午接着干活,又是一通忙活。

  一个夏天,要喷洒多少亩的庄稼?这个数字,刘天杰没有算过,公司的其他无人机驾驶员也没算过,“没法计算,但是从我们事后的统计来看,一个月三四千亩是有的。”这数字细化到每一天,就是百亩,光去这些地方跑来跑去,就已经够人受的了。

微信图片_20200813123312.jpg

  叹:农村娃的成就感

  高中毕业的时候,刘天杰拿起那摞厚厚的填专业参考书,东翻西翻,发现了“无人机应用技术”这个专业,想着开飞机怎么说都是一件让他兴奋的事,就毫不犹豫地报考了。

  三年求学生涯,学了理论和实操,但是真正考取无人机驾驶员证,却是去年,那时他刚毕业。“跟靠驾照有A照B照C照一样,无人机驾驶的考试也分为驾驶员、机长、教练几个等级,对技术和临场发挥考核标准各有不同。”

  考试也分为笔试和实操,有趣的是,为了考核应试者的反应能力,还将口试纳入了笔试内,所谓口试,就是机器念出题目,应试者必须在规定时间范围内作答。

  小刘已取得了无人机驾驶员的驾驶证,忙完这个夏天,他打算去考取“机长”,给自己升升级。“初学者要想考取驾驶员证,从零开始,一个月左右的精心准备也就可以了,但是要精一行,却要付出更多。”

  因为植保无人机都是低空作业,多在空旷的野外,按照相关规定,无需特意申请空域。不过,在实地作业的过程中,还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挂到树上、岩壁边、电线,严重者可能“机毁药亡”,对于操作者的要求不低,“靠的是知识,更是经验。”

  闲聊时,刘天杰会和小伙伴们感慨,老家那几亩田地,自己驾驶无人机去做植保的话,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完事儿。聊到这里的时候,大家伙都显得兴奋,但实际上这并不可能,现在会雇佣无人机作业的,多是成片的“大户”。

  无人机应用于农业,怎么看都是高科技,驾驶员们作业时,也常常引来很多人的围观。“我也是从农村走出来的,看到我幼时熟悉的庄稼地用上了这些(高科技),我自己作为一员参与其中,也很有成就感!”刘天杰说。


【声明】物流产品网转载本文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对真实性负责,物流产品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小编电话:010-82387008,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

10秒快速发布需求

让物流专家来找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