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亚财富踩雷事件持续发酵中|被坑34亿,股价暴跌20%,起诉京东

2019-07-11 15:08

  7月8日晚间美股开盘后,财富管理公司诺亚财富(NYSE:NOAH)股价暴跌,盘中一度跌逾22%,截至北京时间今晨收盘,诺亚财富每股报35.60美元,跌幅为20.43%,市值损失约5亿美元。

  7月9日港股收盘后,因实际控制人罗静因涉嫌欺诈活动被中国警方刑事拘留而股价大动荡的承兴国际控股发布公告。刑拘一事所引发的蝴蝶效应,如今事件仍在持续发酵。

  这一次,承兴国际控股董事会就集团是否与京东之间订立伪造合同作出澄清。承兴国际控股董事会在公告中表示,广州承兴并非集团的成员公司,而集团与京东之间并未如媒体报道提到的订立有关合同。

640.webp (67).jpg

  承兴国际控股的上述公告刚发布,京东今天就此事的第三次开腔随之而来。

  京东方面最新声明中,京东再次强调目前此事正在警方调查中,京东不便发表评论,一切以公开声明为准。但京东方面还是释放部分信息称,近期在警方调证过程中,警方出具了多份所谓广州承兴与京东未结账款的确认函,经京东核实均为伪造。

  在此之前,京东已经接连发布两份声明强调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但作为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的母公司——知名财富管理公司诺亚财富并不买账。

  7月8日晚间,诺亚财富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汪静波在那封广为流传的内部信中提及,“我们有一个核心企业的系列基金,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承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因涉嫌欺诈日前被中国警方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虽然汪静波在上述内部信中直接点名京东,但9日京东方面回应称,这个事情和京东无关。“承兴涉嫌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诈骗,对于这种行为,我们非常震惊,并且已经配合受害公司进行了报案。”

  紧接着的9日午间,京东和诺亚财富之前的“矛盾”再次升级。

  诺亚财富旗下的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公开表示,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国际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

  踩雷34亿,股价暴跌20%

  罗静和汪静波均为商界女性俱乐部“木兰汇”成员。

  罗静为香港女商人,早年以广告营销起家,仅25岁就在香港创办承兴集团,后逐渐聚焦IP孵化运营为主的营销活动。

  承兴集团官网显示,该集团横跨泛娱乐、智能硬件、大健康三大产业,分别对应香港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600083.SH)以及新加坡上市公司CamsingHealthcare(BAC)。上述三家上市公司均为罗静在2015-2017年入主。

  

640.webp (68).jpg


  而2010年成立的歌斐资产是诺亚财富集团定位于集团旗下专业的资产管理平台,由诺亚财富100%控股,也是诺亚集团转型及把控资产端的重要发展平台。

  8年来,歌斐资产投资了80多家GP,超过160支子基金,间接累计投资3600+个项目。存量资产管理规模则达到1615亿元人民币。在歌斐内部,有个“核心+卫星”的策略,行业中TOP30优秀基金被定义为核心基金,Star 20 新兴基金被视作卫星基金,也就是行业中常说的白马和黑马。

  踩雷34亿是什么情况?

  6月20日罗静被捕的前一天,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的股权变动记录显示,6月19日,诺亚财富旗下数家公司位列承兴国际控股股东行列。

  港交所披露的权益变动信息显示,诺亚财富创始人汪静波、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诺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诺亚(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在6月19日共同获得6.77亿股承兴国际控股股份,占比62.84%。

  在诺亚财富昨夜的美股公告中,里面提到,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

  简而言之,罗静刚把承兴国际控股的股权质押给了诺亚财富,拿了钱后第二天就被抓了,狠狠地坑了诺亚一把。

  京东的被牵涉与回击

  但这场爆雷门并不只是诺亚和承兴的游戏,连京东也被牵扯了进来。

  昨夜汪静波发布的内部信中,有这样一段引起了公众注意:“我们有一个核心企业的系列基金,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

  事情发酵后,诺亚财富和京东方面频频对外发布信息。

  京东官方称,“这个事情和京东无关。承兴涉嫌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诈骗,对于这种行为,我们非常震惊,并且已经配合受害公司进行了报案。”

  7月9日最新消息,京东集团就承兴事件发布情况说明,提到承兴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京东方面已就此事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此外,京东还回应被歌斐资产起诉一事,称歌斐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至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

  附京东方面有关承兴事件的情况说明:

  1. 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承兴)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就此,京东也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2. 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歌斐)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自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就歌斐被诈骗一事,京东已积极配合警方进行调查。

  3. 我们希望歌斐正视其管理问题,在提高自身专业性上面做好功夫,而不要试图通过混淆视听一味推卸责任。歌斐无端对京东发起诉讼的行为已经对京东的声誉产生了严重影响,京东严正谴责歌斐枉顾事实的作为,并保留对其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

  而诺亚对于旗下歌斐资产起诉承兴及京东相关事项的说明称,相信真相只有一个,相信相关司法机关会依法查明真相,將积极通过民事和刑事程序尽责最大程度保障投资者合法权益,尊重司法机关的最终裁决。目前我们可以对公众告知事实如下:

  1. 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

  2. 歌斐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

  3. 歌斐正在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并尊重司法机关最终的判定结果。

  承兴以外,诺亚频繁踩雷辉山、乐视

  这并非是诺亚财富第一次踩雷了。

  早在2007年,诺亚财富就连续踩雷辉山乳业和乐视网,涉及金额分别为5.479亿元和近30亿元。

  据国际金融报报道,2017年3月,辉山乳业陷入百亿债务风波,诺亚财富全资子公司歌斐资产涉及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的产品有两只,分别是歌斐创世优选一号投资基金和歌斐创世优选二号投资基金。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判决书显示,歌斐资产涉及辉山乳业的债权总计达5.479亿元。歌斐资产曾向法院申请强制令,冻结辉山乳业及杨凯、其夫人和Champ Harvest Limited在香港的资产,以协助歌斐资产在上海提起的法律诉讼。但法庭文件显示,该申请已被拒绝。

  同年7月,诺亚财富30亿元私募基金又陷入了乐视危局。

  2017年7月5日下午,诺亚财富发布声明对公司旗下歌斐资产管理的歌斐创世鑫根并购基金的投资情况进行说明。

  声明称,深圳市乐视鑫根并购基金为鑫根资产和乐视流媒体(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共同成立的一支股权基金,该基金分为劣后级,中间级和优先级三类有限合伙人,其中歌斐创世鑫根基金投资该基金作为其优先级有限合伙人。该基金为一多项目组合投资基金,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作为该基金中间级有限合伙人出资6亿,乐视流媒体(上市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作为劣后级有限合伙人出资10亿,同时,乐视网(上市公司),乐视控股和贾跃亭,对该基金优先级投资人有补足本金及收益的连带担保责任。

  声明指出该基金期限共5年(其中前3年为投资期),目前投资的项目非乐视体系内项目,基金也尚未全部完成投资。鉴于目前乐视的情况,为了进一步保证基金资产安全性,已经要求该基金管理人暂停新的投资,并推动将基金已投项目加快退出。

  目前看来,承兴一事并非宏观经济原因造成,只是个例,无需采取悲观态度。但为何承兴造假诺亚没有发现?是国内财富公司投资逻辑本身有缺陷,还是我们对供应链金融类标的考察标准有问题?


10秒快速发布需求

让物流专家来找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