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物流公司欠款悬了,ofo退押金排队超千万,先还供应链欠款还是押金?

2018-12-21 09:48

  12月17日晚,针对用户线下到ofo北京总部退押金的情况,ofo官方微信公众号在发布了声明:提交线上申请退押金的用户,后台系统会根据申请提交的顺序进行相关信息审核与收集,核实完毕后用户将进入退押金序列,ofo将按顺序退款。如有用户到公司现场进行登记,我们会将收集相关信息按时间先后顺序并入线上退押金序列中。

  据南都记者了解,在声明发布了不到24小时,18日晚9点半,ofo客户端线上申请退押金的队列已经超过了1000万,目前ofo目前的用户押金主要有99元与199元两种,如果以保守的用户押金99元/位计算,ofo保守估计需要支付近10亿元,如果以199元/位计算,ofo则需要支付近20亿元。

  而按照美团公布的摩拜数据显示,其今年4月份月活用户数4800万,押金总共81亿,大约40%是免押用户。

  公司排长龙?官方推荐线上退押

  ofo的退押金问题一直广受关注。此前,有消费者反映,在ofo客户端上申请退押金时发现,退押金周期已经由最初的秒退,变为0至3个工作日,然后延长为0至10个工作日,此后再次延长至0至15个工作日。

  而为了199元的押金,退押金方式也是五花八门。12月13日,网友@zjt93发微博称自己尝试了传说中的“外国人报案”策略,通过英文邮件的方式向ofo施压后,得到了ofo官方的回复并第二天得到了退款。

  还有二手交易平台的“退押金攻略”。南都记者在闲鱼上搜索“ofo代退”有各种方案提供,包括9元的“退押金攻略”、19元的“强力软件”等代退业务。不过南都记者尝试联系多家店家均未得到回复。

  而在12月17日, ofo北京总部,用户退押金的队伍已经从公司第五层排到了第一层的门口大厅外,由于现场用户过多,原本现场处理工作结束时间从晚间6点延长至了10点,ofo的工作人员对现场的申请退押金超过15个工作日逾期未退的退押金用户进行了登记,并未当面退款。

  

640.webp (95).jpg


  在ofo总部楼外排长队退押金的用户

  在晚间19:47分,ofo在其官方公众号上发布声明,称提交线上申请退押金的用户,后台系统会根据申请提交的顺序进行相关信息审核与收集,核实完毕后用户将进入退押金序列,ofo将按顺序退款。如有用户到公司现场进行登记,他们会将收集相关信息按时间先后顺序并入线上退押金序列中。而声明发布后的二天下午四时,已经有超过954万人排队退款, 而在晚上七点,这个数字飙升到了995万人。

  

640.webp (96).jpg


  ofo方面告诉南都记者: “ofo用户基数大,存在退押金申请激增的可能。请广大用户耐心等待,我们承诺依序妥善处理好退押金事宜,请广大用户放心。”

  而ofo从2017年底开始全面取消免押金,向用户收取99元押金,再到后来押金从99元变成199元。目前ofo的用户押金主要有99元与199元两种,如果以保守的用户押金99元/位计算,ofo估计需要支付10亿元,如果以199元/位计算,ofo则需要支付近20亿元。

  

640.webp (97).jpg


  此前,深陷押金泥沼的ofo此前也曾试过“自救”,其在11月23日宣布用户可以通过将押金转为PPmoney理财金,锁定30天后可以退出,但这个合作不到半天就因为“考虑到出借人的建议与反馈”而被迫中止。

  供应链欠款和用户押金先还哪边?

  屋漏偏逢连夜雨。距离ofo上一轮E1-2融资已经过了10个多月,资金链压力可谓巨大。

  除了押金迟迟难退,ofo也欠着供应商的钱。今年9月,ofo被上海凤凰起诉,要求其支付欠款及逾期违约损失等共计7000余万元。

  无独有偶,南都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光12月ofo就有五个欠款案件一审裁决,其中,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令东峡大通(ofo)支付嘉里大通物流服务费811万服务费;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判令东峡大通支付白马投资第三笔服务费用费用510.31万元。此外,北京铁路运输法院还同意上海大众运行供应链的资产保全申请,冻结了东峡大通272万元的银行存款。

  

640.webp (98).jpg


  ofo面临多个欠款诉讼

  实际上,资金链的问题不会只反映在消费者端。此前小鸣、小蓝押金难退的同时,也面临供应链欠款,当时小蓝创始人李刚父亲还抛出“要钱没有,我给你们打工”的言论。小蓝单车被滴滴托管之后,滴滴也表示不负责小蓝的押金、欠款等事务,只提供押金转打车券的方案。而今年7月小鸣单车申请破产债权人会议报告透露,目前申报的债权人(未退还押金的小鸣用户)11.8万人,但小鸣资产为负6700万元,还担负116万员工经济补偿,根本无力偿还。

  同时欠着上游供应商及用户押金,要先还哪边呢?在小鸣债权人会议上,代表小鸣的管理人也抛出了这个问题,押金的清偿顺序问题是供应商和未退押金用户等很多债权人关心的问题。“真正争议的焦点在:这个押金的性质是什么。”

  “首先是偿还员工工资,其次是负债资产,”律师赵占领告诉南都记者,无论供应链(欠款)及消费者(押金)都属于债权人,一旦公司无力偿还进入破产清算,都按所持债权比例去分配。

  “如果这个欠款有抵押会有优先权,其次如果起诉企业,并且在企业破产清算前申请强制执行,也有可能优先拿回全部欠款。”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相关规定,破产财产在优先清偿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后,依照下列顺序清偿:

  1.破产人所欠职工的工资和医疗、伤残补助、抚恤费用,所欠的应当划入职工个人账户的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费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支付给职工的补偿金;

  2.破产人欠缴的除前项规定以外的社会保险费用和破产人所欠税款;

  3.普通破产债权。根据此项规定,在破产清算程序中,工资优先于税款及普通债权受偿。”

  合邦律师事务所律师肖锦阳同样表示,所谓优先权,是指特定债权人基于法律的直接规定而享有的就债务人的全部财产或特定财产的价值优先受偿的权利。

  “如果押金作为特定的种类物混同与债务人的其他资金用于经营,那么押金的投入到底是盈利还是亏损,是很难与其他资金(如银行贷款)的效用区分开来。因为押金的混同使用,用于质押的货币作为“特定物”已经灭失,质押物权已经转化为普通债权,即ofo应当就质押物(特定化的货币)的灭失赔偿损失,但消费者的押金却不能享有优先受偿权。”


10秒快速发布需求

让物流专家来找您